谜语网

情诗很近,仓央嘉措很远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不要说明持仓央嘉措

去找情人去啦!

其实他想要的,

和凡人没有两样。”于道泉仓央嘉措诗歌白话译本

初衣解诗:我们是通过各种各样网络上的分享知道的仓央嘉措,以及他的诗歌。

实际上,让许多人心动的美句,只是经过了演绎的,或者纯粹的他人的情歌。

最有名的是曾缄的“世间安有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后世都以为是仓央嘉措的名句。实际仓央嘉措什么都没说,这流传下来的诗歌原稿里,他只是用最简单的四六节民歌体,写下这样的诗句。

“若要随彼女的心意,

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

若要往空寂的山林间云游,

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

既然是藏文的歌谣,只怕那歌谣,节奏明快,还要简单。

仓央嘉措的诗歌在西藏的民间就是通过这种简单的歌谣传承了下来。

但现在能够能确定的是仓央嘉措有60到70首这样的歌谣是他所做。因为在西藏的传统里,活佛是至高无上的宗教领袖,这古代的西藏,这些都是金口玉言,人们在传唱的时候,也充满了虔诚。但对仓央嘉措的虔诚里,想必更有着一种亲近的情怀。看哪个穿着黄袍的,穿着袈裟的年轻的活佛,唱出了我们的愿望和心声。

在清朝藏族普通民众的心理活佛其实是政教合一的。虽然通过现在的解密,这位活佛可谓悲催,因为他就是一个傀儡。但当时的乃至稍后以后的民众是如何知道?他们所能记得的,大约是那清朗端庄的笑容,以及留布下来的简单却隽永的诗歌。这些诗歌用虔诚的态度,去看待,别有一种宗教的情怀和说理。

“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玛吉阿玛的面容,时时浮在了心上。”

“花期已经过了,蜂儿别再惆怅。相恋的缘分尽了,何必妄自神伤。”

至少我们在最简单的于道泉的翻译中,接近了诗歌本来的面目,带着安抚,自我的圆满与升华。

许多藏族僧人一直说,仓央嘉措的情歌不是情歌是道歌。这个也很容易理解,一个出生就注定了活佛地位的人,所受的教育,必然和凡人两样。我记得有一次针对转世活佛真伪的讨论,说,如何能够判断是真的活佛?其中有一个人非常客观的解释了,说一个孩子经过若干年的系统的教育,他的思想,他的智慧是能够达到一定的高度,能够承担活佛的职责的。

而我们现在的资料,也可以看出14岁之前的仓央嘉措,虽然没有坐床,但仍旧接受的系统的教育。但是这个14岁才进入布达拉宫的活佛,在14岁之前,与佛理之外,是有着更多的民间的生活。

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地位,就有开口的权力,哪怕是一个傀儡,只要这个开口不影响他人对他的震慑。已经很难推断,仓央嘉措在政治上到底有无作为?毕竟那些政令都需要他的许可。但经他开口的这些诗歌,却成了他的另一种声音,发往民间,这些亲民的带着佛理的歌,让人们可以窥见仓央嘉措的慈悲和柔软,也奠定了他不可动摇的活佛的威望和地位。

据说在从前的藏族,家家都有仓央嘉措的诗歌。人们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情传唱,作为汉族的,我们是无法得知的。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叫仓央嘉措的,他所流传的诗歌,都应该是被作为活佛的箴言。因为简单上口,又随时能够想起,所以能够在民间广泛的流传。

但是让仓央嘉措在网络上流行的,却往往不是他本来诗歌的面貌。经由汉族人曾缄加工的译本,将这位活佛包装成了内心为情所困的深沉男子,是一种汉化了的情绪,来解读那些诗歌。但正是这些唯美的包装,让仓央嘉措流传。

而近年来,大量唯美的言情诗歌涌现,都冠做了仓央嘉措的名字。比如“见或不见”,比如“十诫诗”,那些深情的长篇的叙述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汉化的深情的僧人,在和那些唯美诗歌照应心境的同时,人们生出了广泛的遐想和同情。

愁肠悱恻,凄切缠绵,这是我们心目中的情圣呀。

但这真的是仓央嘉措的诗和本来的面貌吗?

一个高山雪域,清朗民风里长大的孩子,他如何有江南烟雨一样的千回百转的情怀,或者他有,但他的叙述方式一定不是汉族式的。

其实初衣在这里想说的是,我们可能是通过了各种各样假冒的仓央嘉措的诗来热爱了解他,但实际上可能并没有更靠近他,情诗很近,仓央嘉措却很远。远到了,成为了每个人心中的爱情符号,寄托着各种各样百转千回的感受。

然而最适合接近仓央嘉措的,其实就是最初的直译本,或者听一听藏族僧人,藏人用藏语来唱他的歌,在节奏里感受那一种存在。

这几百年前,一个少年黄袍加身,开始了他孤独而华美的修行。青春的热血,地位的混合,在人神之间游走,有爽朗,有慈悲,有责任又有叛逆,混合成了仓央嘉措的诗歌。我们的复杂和简单,都不是他的。我们从来都是无限的在靠近,却无法重新复制他。

大道至简,喜欢他,就尽力找到最原始的版本去接近他吧!

”我那心爱的人儿,

若是能终身偕老。

就像从大海底下,

捞上一件奇珍异宝。“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欢迎留言置评!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