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4本高甜唯美爱情的言情小说:与你偶然的邂逅,结果误了终身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大家好,很高兴又跟大家见面了。非常感谢靓妹、帅哥们在百忙之中点开小编的这篇文章,小编真的是荣幸之至。小编每天都在精挑细选的挑出最热血,最刺激的精彩小说,希望大家都能动手点个赞喔!也可以在下文留言评论,咱们可以聊聊你喜欢的小说,下次可能会出现在小编的推荐里哦!(嘻嘻嘻嘻)。

小编会节选一些精彩内容给大家,喜欢的话一定不要忘了评论,小说精彩内容下面有链接,免费章节可以放心阅读!随手点个关注,分享,小编更有动力挖掘好看的小说推荐给你们哟!

第一本:《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 安知晓

精彩片段:

窗帘再厚也阻挡不住阳光,房间一片明媚。诺大的双人床上,女子睡得正香,雪白的丝质锦被滑落,露出姣好的上身,如玉的肌肤上有淡淡的*痕,也有少许因太激烈地啃咬出的痕迹,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特别的刺眼,谁都看得出来,女子昨晚经历了什么。

最属特别是她肩头有一朵特别美丽的蝴蝶刺青,栩栩如生,光华逼人。

温暖醒来时,华丽的总统套房只有她一人,长长的头发滑落,遮去背后的*昧痕迹,身上那股介于少女和女子之间的妖媚美得夺人心魄,本是清纯的脸,染了少许动人的媚。

身上的痕迹和双腿间的刺痛让她很清楚地知道,她在她最美丽的年华里,把她自己献给了她最爱的男人,那个从认识就一直呵护着她,宠爱着她的男人。

昨晚,是她20岁生日,也是她这辈子度过最快乐的生日。

柳城哥哥去哪儿了?

温暖环视房间一周,不见人影,昨晚有些模糊又很清晰的记忆浮上来,温暖一脸羞红。她很爱方柳城,方柳城也很宠着她,呵护她,可她总觉得有什么不满足。他们之间像是恋人,却又不是,没有恋人之间的激情,她总觉得不够。

昨晚那些羞人的画面一直在脑海里浮现,男子有力的碰撞,挥洒的汗水,粗重的喘息,霸道的占有,都和平日温文尔雅的方柳城大有不同。

温暖想起好友的戏言,男人脱了衣服就是禽兽,她的柳城哥哥也是吗?

她微微一笑,心想柳城哥哥还是如常一般贴心,若是两人一同醒来,怕是不自在,温暖捡起散落的衣服,匆匆躲进浴室,泡了一个舒服的澡。

他可真粗鲁,弄得她极疼,昨晚似是要了好多回,也不顾及她是初次,她的脸不知是热气蒸的,还是羞红的,如火般要烧起来。

泡了澡,双腿间略舒服了些,温暖穿戴整齐,迷迷糊糊间在想,方柳城算是接受她了,她和他是情人的关系了?

应该是了。

他暗示她来,他们昨晚也在一起,应该是情人了,温暖好开心,这一瞬间,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点击下方直接免费阅读)

第二本:《金牌王妃》→→→作者:安知晓

精彩片段:震天尴尬应是,二夫人和三夫人同时冷笑,其余小姐少爷表情更是古怪,程佑天为了楼嫣然抛弃云不悔,她们又是表姐妹,他不觉得尴尬么?云不悔只觉无趣,这一幕和她没关系,本想看戏,可戏码太过无聊,不如回去赏梅。 楼嫣然起身,轻移莲步,风情万种,“爹,娘,女儿尚小,只想多陪爹娘几年,嫁人的事,容后再说。” 程佑天厉眸扫向楼嫣然,对她的拒绝,面露不悦,楼震天不容大夫人抗议,慌忙点头说道,“嫣然说的是,嫣然说的是,婚嫁一事,不急,不急,程大少爷,不好意思,这门婚事嫣然还要考虑考虑。” 程佑天冷冷一哼,却没动怒,淡淡道,“好。” 退婚对女子名誉有损,惨遭退婚女子,一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云不悔相继失去至亲后,又被未婚夫退婚,顿时成了凤城内的笑柄。 一般遭人退婚,女子承受的远比男子多,一时流言四起,有人说云不悔容貌丑陋,有人说云不悔无才无德,也有人说云不悔不守妇道,各说纷纭。 流言越滚越大,越传越离谱,矛头直指云不悔。 程佑天悔婚想娶楼嫣然的消息,楼家严禁奴仆多嘴,不许消息外传,前几日,的确没人传出程佑天和楼嫣然的消息,流言一致攻击云不悔。 纸包不住火,这消息也不知道怎么走漏的,凤城又起流言,原本攻击云不悔的人都转向攻击程佑天和楼嫣然。 人人都说,程佑天见色心起,背信弃义,楼嫣然夺人夫君,居心叵测。 楼家、程家因为退婚、求亲一时风波四起。 据闻,宣王大怒,杖责程佑天,并亲自上门向云不悔致歉。

(点击下方直接免费阅读)

第三本:《八零好福妻》→→→作者:沈阅

精彩片段:明好此时手心全都是汗水。一过了那节车厢,她就拼命往前跑。  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一般,有即将脱身的兴奋,又有些期待那几个人的报应,更有想着等一会自己究竟是找一个什么地方藏身的紧张。  就在刚才,她三番两次往两个汉子盯着的这边过来,哪怕就是在他们完全放松的时候,也没有要溜掉的意思,渐渐地,让那两个人放松了警惕。  至于那个妇人,虽然瘦小,但是瞧着那么一双利眼,加上豁出去的架势,明好一开始根本没有打算从她那边脱身。何况,妇人守着的那边没有多少节车厢,即便逃脱了,也容易被找到。  找到了方向,又麻痹了对方。  她当然不能这么直接大咧咧地走,总是要改头换面一番。  好在,她虽然没有别的东西,男装却有一套现成的,估摸着那个人还算高大,衣服她也是可以套得进去的。  取信麻花辫之后,明好在车厢两端露脸,接着就窝着不动。  等时机一到,她把织到一半的毛衣送给麻花辫,让她帮忙织着,自己则是趁着夜色套上衬衫跟裤子。  最后一步,剪掉一头长发。  对着车窗一看,头发散乱在耳朵旁,略微有些凌乱,加上白色的衬衫,藏青色裤子。  就是一个肥胖的青年!  明好深深意识到,原来胖子,根本就是没有性别的!  只要改了衣服跟头发,别人根本就当她男人。  这种认知她都不知道该是大笑三声还是大哭三声。  抿着嘴,眯着眼睛,缓慢从这边走过。  一步,两步,慢慢接近两个大汉所在的车厢连接处,明好十分紧张。  但这么关键的一步,就算是紧张,她也不该有丝毫的懈怠。  终于,错身而过,又终于,过了那节最关键的车厢,她拼命往前奔。  而刚刚两个大汉往明好原来的座位一看,才发现,在织毛衣的根本就不是胖子,而是一个没有见过的绑着麻花辫的姑娘!  人不见了!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想着刚才那个胖子,一定就是逃掉的明好。  留在原地的其中一个汉子,一听说上当了,本能就先往前追去。  “怎么会是你在织毛衣!那个胖子呢!你们是不是一伙的。”过来打探的汉子恼羞成怒。  麻花辫抓着长长的竹针,被这么不客气地质问,不甘示弱大声叫道:“什么一伙不一伙的,你们别血口喷人!”  正在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妇人也冲到跟前,“人呢,人呢,就这么跑了!”  三个人啊!看着那么一个傻乎乎的人,怎么还让她跑了,这怎么可能!  “老二已经去追了,我怀疑就是她的问题,只要抓住她,不怕那胖子不回头。”  麻花辫被这么针对,加上本来就已经偏向明好的心,特别瞧不上这几个人,语气自然也说不上好,嚷道:“你说什么就什么啊,我好端端的坐车,谁也不能冤枉我,何况我刚上车的,周围的人都可以作证,你说我让人跑了,我还觉得你们绑架人不怀好意呢!”  妇人原本就想跟人追过去了,被麻花辫这么一说,心虚辩解道:“你说什么呢,本来就是我弟媳妇……”  麻花辫开始不依不饶,“什么弟媳妇能够打得头一大个包,三个人看着人家一个人,话是那些话,瞧着这就是地主对长工的态度!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了,要是结不成,还不知道谁的问题呢!”精彩片段:明好此时手心全都是汗水。  一过了那节车厢,她就拼命往前跑。  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一般,有即将脱身的兴奋,又有些期待那几个人的报应,更有想着等一会自己究竟是找一个什么地方藏身的紧张。  就在刚才,她三番两次往两个汉子盯着的这边过来,哪怕就是在他们完全放松的时候,也没有要溜掉的意思,渐渐地,让那两个人放松了警惕。  至于那个妇人,虽然瘦小,但是瞧着那么一双利眼,加上豁出去的架势,明好一开始根本没有打算从她那边脱身。何况,妇人守着的那边没有多少节车厢,即便逃脱了,也容易被找到。  找到了方向,又麻痹了对方。  她当然不能这么直接大咧咧地走,总是要改头换面一番。  好在,她虽然没有别的东西,男装却有一套现成的,估摸着那个人还算高大,衣服她也是可以套得进去的。  取信麻花辫之后,明好在车厢两端露脸,接着就窝着不动。  等时机一到,她把织到一半的毛衣送给麻花辫,让她帮忙织着,自己则是趁着夜色套上衬衫跟裤子。  最后一步,剪掉一头长发。  对着车窗一看,头发散乱在耳朵旁,略微有些凌乱,加上白色的衬衫,藏青色裤子。  就是一个肥胖的青年!  明好深深意识到,原来胖子,根本就是没有性别的!  只要改了衣服跟头发,别人根本就当她男人。  这种认知她都不知道该是大笑三声还是大哭三声。  抿着嘴,眯着眼睛,缓慢从这边走过。  一步,两步,慢慢接近两个大汉所在的车厢连接处,明好十分紧张。  但这么关键的一步,就算是紧张,她也不该有丝毫的懈怠。  终于,错身而过,又终于,过了那节最关键的车厢,她拼命往前奔。  而刚刚两个大汉往明好原来的座位一看,才发现,在织毛衣的根本就不是胖子,而是一个没有见过的绑着麻花辫的姑娘!  人不见了!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想着刚才那个胖子,一定就是逃掉的明好。  留在原地的其中一个汉子,一听说上当了,本能就先往前追去。  “怎么会是你在织毛衣!那个胖子呢!你们是不是一伙的。”过来打探的汉子恼羞成怒。  麻花辫抓着长长的竹针,被这么不客气地质问,不甘示弱大声叫道:“什么一伙不一伙的,你们别血口喷人!”  正在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妇人也冲到跟前,“人呢,人呢,就这么跑了!”  三个人啊!看着那么一个傻乎乎的人,怎么还让她跑了,这怎么可能!  “老二已经去追了,我怀疑就是她的问题,只要抓住她,不怕那胖子不回头。”  麻花辫被这么针对,加上本来就已经偏向明好的心,特别瞧不上这几个人,语气自然也说不上好,嚷道:“你说什么就什么啊,我好端端的坐车,谁也不能冤枉我,何况我刚上车的,周围的人都可以作证,你说我让人跑了,我还觉得你们绑架人不怀好意呢!”  妇人原本就想跟人追过去了,被麻花辫这么一说,心虚辩解道:“你说什么呢,本来就是我弟媳妇……”  麻花辫开始不依不饶,“什么弟媳妇能够打得头一大个包,三个人看着人家一个人,话是那些话,瞧着这就是地主对长工的态度!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了,要是结不成,还不知道谁的问题呢!”

(点击下方直接免费阅读)

第四本:《豪门女配道系日常》→→→作者: 一溪砂

精彩片段:“算了,筝筝也不是故意的,建泽,你不要再骂筝筝了。都怪我不好,非要给筠筠办什么十八岁生日宴,惹得筝筝不高兴。”“你不要替她说话,她从小刁蛮任性,我是她老子,我还管不了她?” 叶筝不过是愣了片刻,瞬间回过神来,面色淡定,“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休息了。” “你回什么房?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解释清楚,你妹妹的裙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建泽望着叶筝不知悔改的模样,气得浑身发抖。 “不要以为你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能否认你偷偷溜进你妹妹的房间把她的裙子弄坏这件事情!老子眼睛还没瞎!” “对,她的裙子是我弄坏的。” 叶筝十分平静的直接承认了,“爸,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妈才刚死三年,你就带着这个女人进来,还有她那两个拖油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就是心里不爽怎么了?” “你!”叶筝直接承认了,叶建泽反倒是无话可说。 “算了算了,建泽,筝筝心里有气,你们父女两个都冷静冷静。”丁慧琴在一边劝架,心里却恨不得这父女两个人打起来才好,最好把叶筝这个贱种赶出叶家。 这样她的女儿儿子才能彻底在叶家站稳脚跟。只要有叶筝在,她的女儿筠筠和儿子涛涛就不能认祖归宗。 两个孩子分明就是叶建泽亲生的,却只能跟着她姓丁。 说到这件事情丁慧琴就对叶筝这个死丫头恨得牙痒痒,当初刚进叶家家门,丁慧琴就跟叶建泽吹过枕头风,叶建泽是同意的。 可是叶筝死活不肯,所以两个孩子到现在都没能改姓叶,户口也不在叶家。 越是豪门就越是要脸面,自然不能闹出原配刚死,原配的女儿就跟亲爹反目的事情来。就是叶建泽不要脸,也还有叶老爷子压着。 这么一来,继室的两个“拖油瓶”就被“牺牲”掉了。 要不是这个死丫头背后有她的外家陆家撑腰,丁慧琴恨不得弄死她! 丁慧琴是叶建泽的情人,跟了他几十年,叶建泽的原配陆雪柔死了才被叶建泽接回叶家,她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只比叶筝小几个月,儿子今年十二岁。 不过对外,这两个孩子是以叶建泽继女继子的身份进入叶家的。这也是丁慧琴的心结。 “筝筝,还不快回房去?你爸爸还在气头上!” 表面上,丁慧琴绝对是一个疼爱继女的慈母。 她知道叶筝这个贱丫头是个刺头儿,对他们母子三人极其厌恶。所以她故意这么说,就等着叶筝骂她。 只要叶筝口不择言,叶建泽肯定会更生气,父女两人的感情自然也就越吵越淡薄。谁知道叶筝竟然只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的转身直接上楼去了。 丁慧琴愣住了,一时之间不明白叶筝这个死丫头又在搞什么鬼。 “你看看她,像个什么样子,气死我了!” “好了好了,建泽,孩子还小,慢慢教,不着急。你的血压高,千万不要生气!” 丁慧琴演戏演了几十年了,面具戴得久了,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温柔慈祥的好继母。 又安抚了叶建泽好一会儿,丁慧琴才进了女儿丁筠那屋,丁筠今天生日,却被叶筝这个贱丫头给毁了,丁慧琴心里不气吗?不可能的。 只是她忍了那么多年,总算成功上位进了叶家大门,总不能够因为这点小事就不忍了吧。 但是她还得好好的安慰女儿,女儿虽然从小跟着她,但是过得也是千金小姐的日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她得好好的安慰安慰女儿,说不定好好绸缪绸缪,因为今天这件事情女儿毕竟是受了委屈的,母女两人或许能趁机从叶建泽手里得到一些好处。

(点击下方直接免费阅读)

今天的推荐到这里就结束了,上面的推荐都准备好加入你的书架了吗?如果喜欢小编的介绍,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小编会每天给大家安利小说哦。(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给你最新的最爆的小说,成功走在小说界的前端)PS: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侵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