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当你老了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2002年,何学贵和刘素娣双双从岗位退休。五十几岁的年纪,英雄怎能无用武之地。老两口把能做的事做了个遍:合唱,交谊舞,志愿服务……社区里,样样都要冲在最前头。2007年上海筹备世博会,何学贵和刘素娣报名做社区志愿者。38度的夏天中午,哑着嗓子的何学贵硬生生拔了医院的吊针,跑到街头做宣讲。2008年海峡两岸实现“三通”。刘素娣发着高烧也要乘前往台北的第一次航班。

 

那是一段黄金时期,他们像惜取青春般珍视每一天。

 

“或许是我们玩‘疯’了。”何学贵隐隐觉得,老伴的倒下是命运之神敲下的一记重锤,提醒他生命不会一直停在高处。2012年,刘素娣再也站不起来了,对于自由的认知和记忆,永远停留在最后一次远行,两人在四川九寨沟,刘素娣快乐得,甚至忘了老伴还等在山下,只身一人就往黄龙景区奔去。打那起,他们没能再走出上海,甚至连刘素娣最爱逛的南京西路也成了遥远的念想。

 

日子忽然就变得很糟糕,何学贵说,妻子是个要强的人,连生命的鬼门关她都能挺过来,可坐在轮椅上,她却无数次把“死”挂在嘴边上。唯一能令刘素娣短暂忘却痛苦的,是家门口的一所日托中心。30位常去报到的社区老人里,有一半都坐着轮椅。刘素娣像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他们一起游戏、谈天,时间的指针走得很快。有一天,日托中心里来了小学生,他们一个个举起稚嫩的双手为老人捶腿、捏背。一下一下,拿捏着力道和分寸,陌生的人仿佛成了最亲的人,把刘素娣惹哭了。当天晚上,她紧紧拉着何学贵的手,“不死了,不死了,我还是想好好活着。”

老照片里,两个人总是双手紧握。

 

不久前,日托中心因故停止营业,刘素娣和家人商量好,第二次住进养老机构。何学贵说,这一回,是他主动提出的。妻子入住了春田长者照护之家,就意味着他可以不用照看24小时,“至少能睡个安稳觉了,兴许还能活得久一点。”

 

冬日的上海阴雨连绵,刘素娣总是会感到筋骨疼痛,“身上不舒服,还想吃口好的”,记者在场的时候,她提出让丈夫买珍珠奶茶回来。何学贵没有二话,转身就奔大门口去。

 

“累吗?”记者问。“不累!”何学贵答,“我现在每天都能睡个好觉。白天她差遣我,也是让我出来活动活动。挺好,出来动动,有利于身体健康。”

 

“我必须得健康。我得死在她后头。”何学贵抻了抻胳膊,跨上了他明黑色的小三轮车。

何学贵出门后,刘素娣独自看起了电视。她偷偷告诉记者,她现在很幸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