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迷离闪烁的谜语,给《水浒》带来了不同一般的效果和魅力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孩提时代,谁没有玩过猜谜语?它是那样催人思索,引人入胜。谜语这种用以表达和测验智慧的短小而富有趣味的口头艺术,本属于民间文学中的一种体裁。而运用于文学创作中的谜语,则是指一种表现手法了,它范围广泛,内含丰厚。施耐庵娴熟地运用了谜语手法。《水浒》全书共写了二十则各种形式的谜语,包括和尚说唱的偶言、佛教信徒敷陈佛法的法语,指点秘窍的诀语、高深莫测的天书天言、灯谜式的童谣及卦词般的隐语。还有许多预兆吉凶祸福之类的神怪描写,亦带有谜语色彩。这些谜语给作品带来了不同一般的效果和独具一格的魅力,为《水浒》这一绚丽艺术体增添了一种组合色,把谜语艺术引入一个令人瞩目、神往的境界。

《水浒》是一部现实主义巨著,但其中也不乏光怪陆离的笔墨。不少谜语以寓义隐喻的形式去表现书中所要表达的思想,促使读者在猜测中思索、在抉微中醒悟、在发隐中警觉,进而达到深化与宣扬作品旨意的目的。通过谜语描写,强烈表达了对梁山起义的所谓“神助”“天意”,给梁山事业的正义性抹上了浓重的神奇色彩。如那位仙女娘娘,两次托梦给宋江并礼遇“接见”他,赐给他天书、天言和破阵法。那机缘深奥、“勿忘勿泄”的“遇宿重重喜,逢高不是凶。外夷及内寇,几处见奇功”的天言,使宋江“终身佩受”,那“须取相生相克之理”的破阵法,使宋江获取从危至安的转机。

那个具有超群法术的“半人半仙”罗真人,不仅书赠了八句“不可泄漏”的天机法语,而且传授公孙胜五雷天罡正法,让公孙胜去协助宋江。活着的凡人,象修行极深、城府莫测,带有“仙”味“神”气的智真长老,“亦书赠隐含功成身退和宿命论思想的四句偶语:“当风雁影翩,东离不团圆。只眼功劳足,双林福寿全”,让宋江在坎坷道路中,去逐渐领悟其中的禅机隐义。总之,神仙、半神仙、带有“神”味“灵”气的凡人们,都向宋大哥伸出“友谊的手”,通过那机深难测、受用匪浅的色色谜语般的言词,去点拨宋江,使他遇险化夷、转危为安。作者如此渲染“神助”宋江,意在“神”化宋江,歌颂宋江;而宋江是梁山起义军的首领,因此,这在客观上也起到了肯定梁山造反正义性的作用。

谜语,不仅对突现性格有明显作用,在联系情节方面也有独到效果。这同谜语的固有特点很有关系。谜语“回互其辞,使昏迷也”,亦即言语变幻陆离,使人昏昏然,一时难以捉摸。但是它又“义欲婉而正,辞欲隐而显”,在绕着弯子说话时,也通过种种方法暗示出事物本来面目。表面看来漫无边际,而在领悟其谜底时又觉得十分贴切。这运用到情节结构中,自然带来了诸如“伏笔”、“照应”之类的艺术效力,因而它在发挥勾连故事方面的作用,是得天独厚的。第九十回,即征剿田虎、王庆和方腊之前,那个智真长老又书赠鲁智深四句偶言:“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见信而寂。”这则预示了鲁智深后半世遭际。总之,这八句惕言概括了人物的终身事迹,每句话的内涵都显露在此后情节中:鲁智深结识林冲而奋起同贪官恶吏作斗争,遇二龙山而占山为王,逼上梁山后而成为步军头领之首,搞获夏侯成、方腊,直到听到潮信而圆寂(死)。再如,罗真人书赠公孙胜的八字诀言:“逢幽而止,遇汴而还”,给乔道清的“遇德魔降”诀言等,都有类似妙用。这种通过谜语概括人物遭际,而后逐步演绎出具体情节的方法,可以形成一条人物思想性格发展的内在线索,加强事态进程的逻辑性。

总之,《水浒》对谜语手法的运用是纯熟而富有成效的。书中谜语种类繁多,运用手法灵活多变,呈现出寓意深远、隐喻生动、迷离闪铄、耐人寻味的特色。当然,《水浒》中的谜语运用也有一些败笔,如用谜语去预兆吉凶祸福与人事兴替时,常常带有神秘的宿命论色彩。用众多谜语之类去表现“神助”宋江在艺术上也缺乏一种和谐的美感。神化人物,给人物头上戴上“灵光圆”,是必须同人物性格的基调相吻合才能显得自然生动,如诸葛亮,作为智慧化身来塑造,性格本身有“神”气“仙”味,再用以诸如“借东风”之类浪漫主义情节去表现,就显得很合拍。宋江基本性格,则散发出浓厚的“凡人俗子”气息,虽有权术,却无“神”气可言,也缺乏智慧光泽。这样,硬是用“浪漫”情节去“神化”宋江,就显得不太协调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