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雍正新年出字谜,胤祥猜和尚张廷玉猜道士,李卫的正确答案最搞笑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提起清世宗宪皇帝胤禛,人们总会想起一个板着脸的铁面老头,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有时候连亲兄弟都不放过。但是这位由铁面王升格成为铁面皇的雍正皇帝,也有他搞笑的一面。今天咱们就来看看这位雍正皇帝搞笑的一面,比如他曾出过一个谜语,怡亲王胤祥猜是和尚,张廷玉猜是道士,只有李卫猜对了:那不就是耍猴吗?这个故事的真伪无需考证,笔者的目的就是在新春佳节到来之际,通过一些趣闻博得读者诸君解颐一笑,就权当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阖家欢乐,万事如意,笑口常开,新年吉祥!

话说雍正这个人,在正史和野史稗文中,并不像电视剧和现代“纪实小说”表现的那样不苟言笑“其面如铁”.有时候他搞起怪来,连以“粗莽”著称的李卫也要甘拜下风。这位雍正皇帝喜欢穿汉服,也喜欢养宠物狗,其中有一条宠物狗的名字和四大天王中刘姓巨星的本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雍正平时也不总是钻在奏折堆里写朱批谕旨,即使写谕旨,也会时常冒出一两句搞笑台词来,比如“李枝英竟不是个人,大笑话!真笑话!有面传口谕,朕笑得了不得,真武夫矣。”比如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上折子请安,他的回复居然是“尔等如此使朕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如果这批复被抽烟喝酒烫头的正黑旗铁帽子王(不是明朝少保)于谦看见了,一定会回答:“皇上,小心肝儿!”

今天是年三十儿,所以咱们就要聊一聊雍正过年的趣事儿。按照规矩,雍正是要给大臣们写对联福字的,这一点在清礼亲王昭梿的《啸亭杂录》以及其他诸如《清稗类钞》《清代名人轶事》中都有记载。比如昭梿就可以作证:“天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这副对联,就是雍正赐给张廷玉的,后来乾隆皇帝改了一个字,变成“皇天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赐给了王文治。爱搞笑的纪晓岚一听乾隆写了这副对联,就抢先一步跑去告诉王文治的夫人:“皇帝封你为光华夫人了!”还让王文治的夫人拿出好烟好肉招待自己,捧着对联回家的王文治哭笑不得,恨不能撅了他的大烟袋。

其实大家不要小看了“天”“恩”一字之差,这也正显出了乾隆的格局远远小于雍正,而且乾隆十分自私,有“贪天之功”之嫌。礼亲王昭梿只能无奈地表示:传写者改“天”字为“皇”字。后此联遍天下,而无人知为御制矣。

话说有一年新春佳节到来之际,雍正按照惯例给大臣们写对联福字:“上御乾清宫西暖阁,召赐福字之臣入跪御案前,上亲挥宸翰,其人自捧之出,以志宠也。”“赐军机大臣、御前大臣数人,谓之赐余福”之后,雍正意犹未尽,又召集亲近王公大臣如怡亲王胤祥、保和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张廷玉、刑部尚书兼直隶总督李卫等人“泛舟福海,赏花钓鱼,竟日乃散。”以至于昭梿不无艳羡地说:“当时堂廉之间,欢若父子,无不可达之情也。”

在赏花钓鱼期间,君臣当然少不了吟诗作对。这其中雍正和老十三胤祥、张廷玉都饱读诗书,自然是信手拈来毫不吃力,而李卫自然是做出一副目不识丁的粗鲁神态插科打诨——其实富家子弟出身、一入官场就买了一个五品官的李卫当然不会不识字,但是雍正就喜欢李卫那个粗鲁劲儿,谁也没招儿。

在诗酒唱和之间,雍正出了一个字谜(如果有人在《红楼梦》里看过这个段子,也不奇怪,我也看过,但还是别说出来扫大家的兴,故事就是故事,主角是谁都行),要打一个职业:“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老十三胤祥不但武艺高强,作诗也是高手,而且对四哥了解最深,于是抢先回答:“四哥你曾说过自己治世法十载,然后开明释法。那么归隐深山抛弃名利的一定就是和尚了,我猜是和尚!”雍正微笑摇头。其实也怪不得雍正摇头,因为 后来和尚们居住的地方不但门庭若市,而且日进斗金,还成了名利场上的终南捷径——有很多富商就是在那地方结识达官贵人的。

一看雍正摇头,张廷玉想起雍正平时喜欢穿汉家道袍让人画像,就赶紧凑趣:“真正远离红尘,盛世闭关修炼,乱世下山救人,不图回报不慕虚名的,只有清静无为的道家,我猜是道士!”雍正依然微笑着摇头。

雍正连连摇头,醉醺醺的李卫迷离着醉眼开口了:“什么和尚道士,那就是个被耍的猴子!”雍正哈哈大笑:可不就是猴子嘛!蹿山跳涧无忧无虑,被耍猴人捉去表演,一般都要切了尾巴(也许不是尾巴而是像尾巴的东西),岂不是“后事终难继”?

最后说一句:本文纯属搞笑逗乐给读者诸君百年,没有调侃和尚的意思,只要大家哈哈一笑,笔者就心满意足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