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李白思念妻子,写下了这首诗,其多次提到的月亮原来有这个内涵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正如《秋浦歌·其十五》中的疑问句式一样,李白池州诗歌里常常出现问话的语气,近乎民间口头语,如“归年是何日?雨泪下孤舟。”(《秋浦歌·其二》)“何处夜行好?月明白笴陂。”(《又秋浦白笴陂其一》)“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

(《清溪行》)“自从天地开,更长几千尺?”(《独酌清溪江石上寄权昭夷》)这种疑问的语气状似不假思索,随口一问,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凭空发问,期待回音,自然而然地给读者们传达出一种对话感和交流感,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更使诗句显得平实亲切,自然质朴。

在安徽池州的创作中,李白还广泛吸收和借鉴了一些地方生活的俚俗口语,在诗句中的多次运用,使得诗歌语言不仅充满了地域特色,也平白如话,十分接近民间口头语。《秋浦歌·其十五》中“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个长”,就是这么长,现在有些地方还有“个长”、“个大”的口语。《秋浦歌·其一》中“寄言向江水,汝意忆侬不?”,“侬”就是吴语“我”的意思,《秋浦歌·其十四》中“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赧郎”二字用词新颖,耐人寻味,严羽云:“赧郎,吴音也”,舒芜《李白选注》说:“疑是唐代当地方言中女子对情人的爱称。”李白池州诗歌蕴含的生活气息无疑有赖于这些口语的运用,事实上,李白的这些诗句源于俚俗口语但又高于俚俗口语,既是文学化了的生活方言,也是生活化了的文学语言,充满雅俗共赏的广泛吸引力。

在池州诗歌的创作中,李白用纯熟的艺术技巧良好地平衡了文学与生活的关系,在贴近生活的同时又不失文学美感,自然质朴的语言不仅使得他的诗歌朗朗上口,亲切感人,也使得他的诗歌通俗易懂,家喻户晓,这些诗歌的地方特色以及被人广为传颂的魅力很大程度也上来源于此。

《毛诗序》强调诗歌是情感的产物:“情动于中而形于言”。钟嵘《诗品·总论》开宗明义就指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之舞咏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论述诗歌的本质时也提出“诗者,吟咏性情也。”这些都说明了抒情言志是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诗歌中的情感之美总是把读者带入到作者的精神世界,以情动人的感染力也是诗歌的评价标准之一。

而李白作为一个充满个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感,他的诗歌经常伴有强烈的主观色彩,蕴含着感人的力量。在情感表达上李白拥有多种风格,他时而直抒胸臆,时而含蓄蕴藉,前者任情肆意,热烈奔放,如火山般磅礴喷发,就像《将进酒》、《梦游天姥吟留别》、《行路难》等诗歌中所展露的那样,后者则往往内敛平静,婉约隽永,如流水般细腻婉转,如《独坐敬亭山》、《越中览古》、《听黄鹤楼吹笛》等诗作。李白诗歌外向与内向的情感倾向,都是个人情性的自然抒发,展现出来的是一颗真诚坦率的赤子之心,使得李白的诗歌有着情真意切,韵味无限艺术效果。

李白在池州创作的诗歌中,有不少蕴含了他在暮年对人世的复杂思考,充满了浓郁的情感,尤其是伤感失意之愁情,因此有别于他年轻时的作品。忧愁伤感的情感基调主要集中在《秋浦歌十七首》里,这组诗歌里有七首抒发愁情的诗歌,仅出现“愁”字的诗句就有如此之多:其一秋浦长似秋,萧条使人愁。客愁不可度,行上东大楼。其二秋浦猿夜愁,黄山堪白头。其六愁作秋浦客,强看秋浦花。其十五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功名难就,岁月已老,大鹏展翅的壮志和扬帆渡海的梦想已经离李白越来越远,理想的失落使得乡愁陡然增长,他思念亲人,思念长安,难复年少轻狂的意气风发之态,一腔悲愁付之流水,空余触目伤情的嗟叹。诗人的命运充满了越加浓重的悲剧色彩,愁情让李白流泪、心碎和白发,诗歌中的苍凉之意溢于言表,令人不忍卒读。

李白在池州也有写给妻子的诗歌:《秋浦感主人归燕寄内》、《秋浦寄内》、《自代内赠》,每一首诗都缠绵缱倦,感人至深,诉说着他对家的眷恋。《清溪半夜闻笛》里描写道:“寒山秋浦月,肠断玉关声。”哪怕是诗人最爱的月亮,在思乡之时也笼罩着伤痛之意,暮年的李白羁旅池州,比其他时候更易被忧愁感染,这种悠长深沉的愁情都坦露在诗歌里,令读者为之动容。

五言诗篇幅短小,李白的情感多凝练内蕴于字里行间,难免不如长篇大论那样有情感表现力,展露李白激昂澎湃的另一种情感表达。李白池州诗歌中偏偏就有一首长达51行的长诗,他的情感能在诗歌中毫无节制地奔涌而出,这首诗歌就是千古名篇《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整首诗可以分四段,前八句是描写了友人雪夜独酌,怀念自己的情景,“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第二段从“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至“楚地犹来贱奇璞”,犀利地揭露了朝政腐坏,志士才人备受打压的现实,宣泄了不平则鸣的愁闷;第三段从“黄金散尽交不成”至“谗言三及慈母惊”,写自己曲高和寡,遭人谗毁的悲愤;第四段从“君论心握君手”至结尾,气势如虹地慷概陈词,表明了自己傲岸不屈,高洁磊落的人格。从诗歌中我们可以得知李白在池州旅居时的内心活动和精神风貌,在忧愁苦闷的思绪下还积蓄着嫉恶如仇的愤慨,爆发出来的情感使得整首诗歌层层递进,滔滔不绝,一气呵成,畅快淋漓。这首诗歌具有强烈的政治抒情色彩,展现了李白豪放飘逸的创作风格,是真情流露的典型之作,有着撼人心旌的艺术魅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