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李商隐的一首情诗,字字相思,句句含情,堪称经典,美得令人心醉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若论大唐诗坛上的情诗圣手,李商隐是当之无愧了。他笔下那一首首空旷朦胧、轻巧夺人、绮丽风流的情诗经典,传唱千古,唱醉了多少怨女痴男。直教人愿春蚕至死,蜡炬成灰,或翼生彩凤,心动灵犀。情之唯美震撼,在他一支妙笔之下,荡气回肠而千年不朽。这样一个才华无比的诗人,一生却是郁郁不得志的。夹于恩师与岳父各属两派之间,左右皆不是,受人白眼诋毁,担了一世小人骂名。唯有他的惊艳诗作,却是任谁也诋毁不去,也算是给他无奈的人生添上一道浓墨重彩的风景。

李商隐是晚唐最杰出的诗人之一了,与另一位大文豪杜牧并称“小李杜”。且他的个人风格是极其强烈的,诗作构思奇妙、精巧缠绵、扑朔迷离、隐晦曲折,有着明确的李氏标签。不仅诗歌出彩,骈文也是相当的高水准,当真是位绝顶高手。

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的情诗多数具有悲情意味,情深入骨、痛彻心扉。譬如这首《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就是此中杰作。诗歌用精妙浓烈的情感表达,准确深刻地再现了一位深闺怀春而终幻灭的女子的悲剧命运,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诗歌用词精雕细琢却分毫不见做作,用典恰到妙处而毫无堆砌勉强,以严密的布局构思,立体鲜明地将情感层层推至高潮,回味无穷。

这是一首七言律诗,首联用两句为我们营造出一个深闺幽密,思春哀怨的凄清迷离、缠绵悱恻的意境。在一个斜风细雨的春天里,女主人公孤居深闺,听着荷塘上隐隐传来的雷鸣之声。这里用“东风”指明了季节,这故事发生在春天里。春天万物复苏,勃勃生机,女主人公自然也萌动着生命的欢欣,渴望爱情来临。这东风是其声飒飒的,荷塘之外还有雷鸣,这是一个躁动不安的情景,而非桃红柳绿、清新宜人。首联就为全诗奠定了一个炽热躁动的基调。同时“芙蓉塘”在古诗里也是有所指的,专指男女传情相会之地,而“轻雷”则暗化了司马相如《长门赋》里用雷声比喻男子驾车而至的典故。这两句很明确地营造了深闺怀春的气氛。

第二联表面写女主人公居住的环境,实则用几个含蓄意象再次传递出女主人公的心思。熏香被锁于精致带锁的香炉之中,唯香气缕缕,溢漫而出,笼住闺阁;门外玉虎轱辘牵起绳索,将水桶拉起至井沿。熏香与相思之“相”谐音,井索之“丝”与“思”谐音,两个物件的选取都很明显是刻意为之的,含蓄曲折地展现的女主人公内心的躁动。熏香被锁于炉内,水桶被置于井底,香被锁而气味仍溢,桶深垂唯“牵丝”可出,既通过环境描写表现出闺中生活的孤独,又通过这些意象反映出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渴盼。

第三联分别用了两个典故,不再含蓄,而是直白明确地渲染女主人公内心激荡的情感了。这两个典故分别是晋代贾充之女与他的属下韩寿的爱情故事,和曹植与曹丕皇后甄宓的爱情悲剧。贾充的女儿在帘子后面偷瞧到了美貌的韩寿,两个人私下相约,贾充发现二人之事,将女儿嫁给了韩寿。而甄宓原来为曹植所爱,嫁与曹丕后惨死,曹丕最终将他的枕头送给了曹植。这两个典故,一喜一悲,表达了女主人公内心渴望爱情,现实却又得不到,只能独自躁动悲哀的浓烈情绪。

到了尾联,女主人公的情绪终于尽泄而出。她的一片春心,千万不要去同那姹紫嫣红的春花竞放,因为她的满腔相思早已是一寸寸燃尽成灰了。这一联真是情绪炽热强烈,悲剧意味显露无疑。春天里繁花似锦,而女主人公的一腔春情却是只能被锁于春闺,燃烧而尽,空留灰烬,这是多么强烈的对比。至此,全诗的悲剧气氛就达到了顶点。

我们看李商隐的情诗,也恰如他坎坷的仕途,充满了悲剧性,并且这种悲剧又在诗人高超的妙笔布局之下,鲜活浓烈地感染了每一个观者,让我们沉溺于他的故事里,一寸一寸,相思成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