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网

“红色麦芒”这个谜语里隐藏的爱情故事,你能读懂吗?

      编辑:北慕城南       来源:谜语网
 

原来,一毛钱就可以否决一个人两年的等待。邵玲从另外一个城市发来短信: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

方刻舟轻轻地删去了短信。他知道,他删去的还有心里的爱情和两年来的思念。方刻舟没有问为什么,也没问“别人”是不是比自己优秀,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对邵玲而言,自己才真的成了“别人”。

爱情的思念是一根幸福的小刺,浅浅地扎在心里,微疼微痒,一旦剔除,换来一阵莫名的轻松,有久日阴霾突然放晴的感觉,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剧烈的疼痛和生活的失重。

此后的每一个日子都开始彰显出百无聊赖的无赖面孔。夜里,他无法安然入睡,也无法不去想曾经的点点滴滴。白天,他在公司里偷着给邵玲发短信的那些时间此刻变得冗长而寂寞。

方刻舟不想因为失恋而表现出消沉,因为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年,不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现自己的情绪。他拼命地压制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于是,他选择了向虚拟求救,他开始用手机不停地上网,泡很无聊的手机论坛,打发那些曾为邵玲偷来的时间。

论坛,就是让你无所事事却忙得忘乎所以的地方。方刻舟天天在“坛子”里潜水,看着别人闹腾。他潜得很深,如同在生活中将自己深深地埋在了堆砌的笑容之后。

这天,一个女孩在论坛里出了个谜语:“红色麦芒”,打两个字,这俩字就是她的名字,有奖励。所谓的奖励也就是她的电话号码和彩信相片。

很多人参与了猜谜,当然大家不是为了得到她的一张相片,更不会幻想她会像紫霞仙子那样说,我的意中人就是能拔开我的紫青宝剑的人。就算她是比武招亲也不能确定每个冲上台去的人都想成为她的乘龙快婿,有些人只是为展展身手,寻找一种莫须有的成就感。要不然,一个和尚杀出一条血路可就不好玩了。

这个谜面不是很难,方刻舟想,如果谁有一定的古文知识立马可以猜出来。可大家只是一致认为,红色,朱也,姓朱。后面这“麦芒”是什么呢?各种各样可爱的答案纷至沓来,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最后,女孩得意洋洋地加码,猜中的人不但可以得到号码和相片,还可以提一个条件。态度里充满挑畔。

方刻舟还是没沉得住气,于是,他脱颖而出了。不错,“麦芒”就是“颖”字,脱颖而出就是用知识的麦粒绽破谜语的麦芒让真相大白。方刻舟就这么轻松地赢了。

朱颖果然是个守信的女孩,她通过ID发来了她的手机号并要去了方刻舟的。

当方刻舟打开那张充满青春的可爱面容,封闭的内心不禁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晃动,但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三十岁,早过了爱幻想的年纪,难不成还来一段网恋?合上电话,愣一会儿神,一切照旧。

那些在上班时偷来的时间又有了用处,就是应付朱颖这个女孩接二连三的短信。朱颖从电话号码中得知原来和方刻舟竟然在同一个城市,方刻舟解释这只是个巧合罢了,可朱颖却毫不矜持一遍又一遍地分析说这就是缘分。慢慢地,方刻舟觉得也许冥冥中真的有一种东西叫缘分。

在接到朱颖的邀请后,方刻舟有些犹豫。虽然她只是要求他陪着去吃肯德基,顺便见上一面,可是方刻舟还是觉得颇为不妥,其实他内心深处更多的是一种怕,具体怕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朱颖不依不饶地一个又一个短信终于给方刻舟增加了些许的信心。怕什么,这个无所事事的双休日,不出去走走又能做什么?只是去见个面聊聊天,又不是去相亲。

肯德基里人潮涌动,方刻舟弄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像疯了一样爱上这毫无口味的食物,就像他怎么也弄不明白曾经新鲜的爱情大餐在一瞬间就可以不动声色地沦为过去。穿梭在如织的人群中,方刻舟抑制着内心的一丝不安,表情看上去有点麻木。但这样麻木的表情在遇见了朱颖之后很快就出现了松动。

如果这算是一次约会,对方刻舟来说,这样的环境实在太嘈杂,唯一能让自己心情好一点的只有朱颖对他的熟络。朱颖的全身布满了青春的热情,她一边往嘴里塞着汉堡一边和方刻舟说话,从论坛里稀奇古怪的名字然后到自己生活,事无巨细、有声有色的描绘。方刻舟开始细细地倾听,也开始了淡淡的微笑。

走出肯德基,方刻舟发现和有朝气的人在一起可真好,青春也可以传染,自己的心态不知不觉地年轻起来,偶尔还能说上一句笑话。方刻舟的笑话总能让朱颖大笑一阵,方刻舟有些得意的当儿朱颖却又说,这么不好笑的笑话你还在给别人说,真是太好笑了。

方刻舟搞不懂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为什么会越来越让自己倍感亲切。

和朱颖说过再见,已经华灯初上。方刻舟将朱颖送回家时甚至想问,什么时候再见面?可是还是隐忍着没说出口。朱颖说声再见就做了个鬼脸上楼了。直到看到三楼的一个窗户的灯光亮起来,方刻舟才有些缓慢地折了回去。

当夜,从和邵玲分手后方刻舟第一次安然入睡,一夜无梦。

短信变得更频繁,又见过几次之后,方刻舟觉得和朱颖真正熟络起来。他们开始一起去游乐场游玩,一起坐过山车,钻鬼屋,朱颖永远有刁钻的主意能让一天过得飞快,她从来不会因为这些玩乐的刺激而害怕,反而是方刻舟有时显得畏手畏脚。玩累了,他们就一起去吃街边的大排档和各种小吃。

方刻舟不再失眠,也许治好了失眠,心底的伤也就痊愈了。

又一次兴尽晚归,朱颖要求去方刻舟的宿舍里去看碟。方刻舟说没什么新碟。朱颖说就喜欢看老碟,老碟和你这样的老男人一样有味呢。方刻舟说三十岁还不至于是老男人吧?朱颖说心态老了的男人都是老男人。

《大话西游》,很老了。朱颖却坐在电脑前笑得手舞足蹈,方刻舟忙着煮了两碗面,一碗给朱颖,一碗给自己。紫霞仙子的紫青宝剑被至尊宝抽了出来,朱颖突然收起了笑声,回过头来问方刻舟,我可以去你的心里看看有什么吗?方刻舟突然就想起了几乎已经遗忘了的邵玲,心就那么轻轻地疼了一下。

朱颖又哈哈大笑起来,和你开个玩笑,为什么脸色会那么难看?

方刻舟急忙收拾了碗筷,去了厨房。

朱颖又叫着说想喝点啤酒,想就着啤酒听一听方刻舟从前的故事。

啤酒的泡沫涌起来又消下去,如同一声疲惫的叹息。方刻舟渐渐从泡沫的叹息里走进两年前的时光,深情而又执着,执着而又放任,如同一棵老树等待着南飞的燕归巢。有一天老树突然发现,燕子再也不会回来了,而那个筑在心里的巢却已经和老树连成了一体。

方刻舟就这样在酒精的泡沫里让话语发酵,像是倾诉又像是喃喃自语。

许是酒精的作用,朱颖的脸上一反常态地现出一抹柔情,她说,记得我还欠一个答应你的条件。而此时,方刻舟却已从喃喃地叙述中进入了梦乡。

那一夜,朱颖偎着方刻舟很干净地睡了一夜。

经过那一夜,方刻舟和朱颖的关系开始变得有些微妙。说是朋友,多少有些暧昧,说是恋人,可方刻舟心里却没有一点把握,自己在朱颖心里都已经是老男人了,老得像一棵古木。

不知为什么,朱颖也慢慢变得有些矜持了,不再像从前一样没完没了地给自己短信,方刻舟以为朱颖如今是故意冷淡他,不让自己有非分之想,那一夜的留宿不过是酒醉而已。

偶再相聚,两个人像约定好了一样对那次的事都只字不提。

日子过得开始有点平淡,方刻舟胸中偶尔涌起的冲动又如潮汐般退去,淡去了朱颖无意中曾留下的点点足迹。

这天下晚,方刻舟正在加班,忙得不可开交。朱颖却不依不饶地让方刻舟一定要出来陪她玩,方刻舟有些无奈地去了。朱颖好像又恢复了从前的没心没肺,拉着方刻舟在迪吧里疯。方刻舟有些拘谨,看着朱颖肆无忌惮地摇摆着青春的肢体,有些艳羡又有些自卑。

那晚的朱颖兴致一直很高,出来后方刻舟继续陪着她在街头胡逛,说着没边没际的话语。方刻舟低头看着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缩短又拉长,如同心情一般起落。

时值午夜,方刻舟因惦念案头的工作,有些心不在焉。朱颖隐约有些感觉,欲言又止,空气一时变得有些沉闷。方刻舟终是告别了,朱颖没再说什么。

刚刚到家,方刻舟就接到了朱颖的电话,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委屈。朱颖说,本来还想让他陪着去看明天的日出。方刻舟说,对不起,忙完这阵一定去。朱颖轻轻叹了口气,就有了和她不相称的忧郁。朱颖又说,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他没有祝她生日快乐。

方刻舟忙不迭地说,生日快乐!

朱颖说,我不快乐!说罢就挂了电话,方刻舟再拔过去,已经关机了。

七夕节,方刻舟主动约朱颖吃饭陪罪。可刚吃到一半,朱颖的手机就开始叫个不停。不一会儿,一帮和朱颖一般大的男男女女就嘻嘻哈哈地找了进来。他们的语速个个如风驰电掣,时不时冒出一些新鲜的词语。

朱颖有些无辜地看着在一边沉默的方刻舟说,你的电话约的有点迟,要不等会儿一起去K歌吧?

方刻舟笑着摇了摇头。结束了晚餐,方刻舟握着兜里那根下午精挑细选的项链,像逃一样慌乱地先行离开了。

这份捉摸不定的感情困扰着方刻舟,他知道自己无法忘记旧情,又不敢有一个新的开始,他觉得自己是个懦弱的男人,难道一朝被蛇咬,真的十年怕井绳?

方刻舟的睡眠又轻浅了,初秋的睡梦中却常常掠过深秋的风,吹落的黄叶飘飘欲坠却总也坠不到底,而那只黑色的鸟巢依然顽固地向着北方。

渐淡渐离。俩人再在一起就显得有些拘谨,反而像是两个初次见面的人。方刻舟试图再用一些不可笑的笑话将朱颖逗笑,可是谁知她真的不笑了,偶尔剩下一地的沉默,无所适从。

直到有一天,朱颖发来短信,能请你出来喝杯茶吗?

方刻舟如约,朱颖和另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坐在一起。朱颖客套地向男孩介绍了方刻舟,然后又向方刻舟介绍了男孩,名字方刻舟没有记住,他只是觉得男孩和朱颖坐在一起很般配。

在茶楼里,方刻舟一直有些恍惚,说不上悲喜,他只是觉得从春到秋竟也只是一瞬,难怪人会老得那么快。老树的年轮在候鸟飞过的一刹那就多出来一圈。

方刻舟和男孩一起送朱颖回去的时候,朱颖又恢复了搞怪的的样子,她指着男孩说,这是我的粉丝,暗恋我已久了。然后朱颖又对着男孩故意一本正经地说,我决定给你一次机会,因为你的勇敢。

男孩嘿嘿地笑了,方刻舟也跟着干笑了那么几声。

不久后,朱颖在电话里告诉方刻舟自己要离开这个城市,去那个男孩那儿。

方刻舟沉吟了片刻,那我去送送你吧。

临别的时候,朱颖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曾是一只快乐的松鼠,找了个鸟巢以为是自己的窝,谁知秋风乍起的那一天,寒冷就来了,所以她必须得走了。

方刻舟突然说,你还欠我一个条件,现在你就要答应我。

朱颖有些吃惊,但还是咬着唇点了点头。

方刻舟说,你必须永远像那只松鼠的从前一样快乐。

没说再见,朱颖转身走远。方刻舟站在秋风里,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感觉脚下的根须在不断地萎缩,心里被寒意一阵一阵地掏空。那个挂在心头的鸟巢摇摇欲坠,可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只在胸口印下一块巴掌大的阴影,挥之不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